上海碧科清洁能源技术有限公司
cecc

美国甲醇工厂建造蓬勃繁荣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08-28 点击数:

廉价的天然气和强劲的需求建立了中美之间的石化合作伙伴关系

在不久的将来,每个礼拜都会有一艘长达800英尺的化学液体船承载多达80000吨的甲醇从美国西海岸的哥伦比亚河或普吉特海湾出发,在太平洋航行一个月之久。

这些船将连接位于俄勒冈州、华盛顿州的三处甲醇工厂和中国的大连港,在那里,相关机构单位正在建造一处大规模甲醇液体码头和若干甲醇制烯烃工厂,将使用美国工厂甲醇产出量的1/3。

至少,这是由财力雄厚的中国投资者支持的NWIW的宏伟愿望。他们拟投资54亿美元建造几处甲醇工厂共计年产能可达到1050万吨。该项目并非唯一。上个月,两家由中国化学品制造商支持的公司宣布其拟投资64亿美元在Texas和Louisiana建造年产能超1000万吨的甲醇工厂。

在未来十年共约十二家公司拟在美国建造总年产能达3000万吨甲醇的工厂,该产能是目前产量的8倍。

该商业机会是廉价页岩气的又一产物。虽然很多化工领域的高管已考虑页岩气作为公司生产乙烯、丙烯及其他衍生物的快捷途径,但美国的甲醇生产将紧随其后且规模超过烯烃生产增长。

甲醇是最基础和最普遍的有机分子之一。他在化工领域的最大用途是制造甲醛和醋酸。在中国付诸于实践的相对较新的发展是它可以通过MTO工艺转化生成乙烯和丙烯。甲醇可用于生产汽油氧化剂MTBE,或合成柴油的替代品二甲醚DME。特别在中国的另一项用途是作为柴油添加剂,就像在美国添加乙醇。

天然气制甲醇的工艺多样化,但典型的重整是将甲醇和水转化生成合成气(氢气、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的混合物),接下来重新整合生成甲醇。

美国产能的飞速扩张源于世界对甲醇的更多需求。据IHS化学统计2012年世界消耗约5600万吨甲醇。到2022年世界甲醇需求将达到1.04亿吨,增长率每年超6%。

中国约使用增长量的80%。IHS化学预计中国到2022年将消耗6300万吨甲醇,是2012年消耗量的2.5倍。

世界上约过半的甲醇产自中国,主要通过煤气化生成。但观察者预计此生产量将不足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量,尤其目前MTO工艺制烯烃在中国被逐步广泛采用。

 

 

HIS化学全球合成气总监Mike Nash说,在中国,甲醇制烯烃比传统的石脑油裂解途径经济性更好。美国的天然气比石油便宜的多,即使外加50美元/吨的运费运至中国,甲醇到中国市场后仍有较好的利润空间。甲醇在中国约400美元每吨。

IHS的甲醇和丙酮咨询师Marc Laughlin说,在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甲醇比中国本土煤制甲醇更有优势,因此在中国东部沿海的MTO工厂虽不依赖煤为原料,却得以蓬勃发展。他发现在中国煤工业大部分分布在偏远的西部。

Laughlin说“与从中东或者北美进口甲醇相比,从中国西部内陆长途运输甲醇成品至中国东部的运费通常更高。”Nash说:“与进口甲醇制烯烃相比,以煤制烯烃通常更有污染性且对固定成本要求更高。”

中国对甲醇的需求与美国新发现的生产能力相趋同。十年前,天然气高气价外加对MTBE等衍生物需求萎靡导致美国甲醇工业一蹶不振。Laughlin说“在上世纪80、90年代美国是世界一流的甲醇生产商,那之后就退居次要位置。”到2007年美国甲醇生产跌至每年100万吨。

天然气价格是甲醇生产成本的主要变量。由于页岩气的发现,天然气价格约为10年前的一半。据美国能源信息委员会(EIA)统计,去年美国天然气平均价格3.7美元/mmbtu,预测在未来十年不会超过5美元。

据美国能源信息委员会EIA预测,由于大量天然气被从地下开采出来,到2017年其产量将超过美国国内实际消耗量。这也是NWIW选择西北太平洋的一个原因。那里他们将主要获得来自加拿大Alberta省和BC省的气源,这两处的气源因美国页岩气的发现而被排除美国市场之外。

NWIW的总裁Murray Godley说“我们所看到的大多数天然气是被搁浅,没有市场的。”

与此同时,美国墨西哥湾的氛围丝毫不逊于当年的淘金热,就像甲醇制造商Methanex的发展规划所展示的。该公司正将其位于智利的甲醇工厂装载到重货船准备运送到到美国Geismar盖斯马港口。

其他的美国公司不但发现了廉价的天然气,还有大量的客户。Celanese与Mitsui&Co合作将在Texas的Clear Lake建造一处甲醇工厂。其第二处拟建与Texas Bishop的工厂也将是一家合资企业。公司发言人说“我们可能会占少数股,因为有多个潜在合作伙伴意向占多数股,以获得更多的甲醇”。

同样的,Valero的高管最近表示,对于其在St. Charles La炼化区拟建的甲醇工厂,已有多家公司与其接触洽谈合资和承购事宜。这些拥有甲醇建设规划蓝图的中国公司有意切断将甲醇运往中国的中间商,如Celanese和Valero。

在美国墨西哥湾从事该项目但在美国鲜为人知的两家公司在中国有经营化学工厂的相关背景。计划在Texas建造工厂的Fund Connell (富德康乃尔)与苯胺生产商吉林康乃尔化学有限公司相关联。计划在Louisiana建工厂的玉皇化学在中国石化销售额约40亿美元。大连是NWIW在西北项目的赞助者之一。

包括来自中国的新投资人在内的所有在美国拟建的甲醇工厂都会被真正的开工建设吗?过去的十年证明了在反复的甲醇商业中一切都有可能。但如果中国继续投资,这也许可能的。


发表于:

Chemical & Engineering News

ISSN 0009-2347

Copyright © 2014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Copyright © 2016 上海碧科清洁能源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0202779号